巫師的養成教育

 

女巫學堂的入學典禮是「驅除語言障礙儀式」,由師父替徒弟打開與神溝通的捷徑,學生才可順利學會經文。

 

「台灣蕃人風俗誌」談到女巫傳承:「有些是世襲制,有些是師父傳給弟子。而女巫學習的咒文和儀式的方法等,也繁簡不一。排灣族規定,弟子在學習的三年中,要到師父家一面打雜,一面學習各種制度。」

 

米羕小時候,Muakai天天到她家上課,她該是少數目睹女巫教學的人。她說:「Muakai天亮來,太陽下山才回家,中午和我們一起吃飯。午餐多半由師父供應,她偶而也會帶糧食來煮。她來是上課,除非家中有大事,否則不必幫忙。

 

我記得Muakai學念經文或是唱的經文,外婆則一邊鈎網袋邊傾聽,如果念錯立即更正。我還記得Muakai原來念的經文音韻和外婆不同,她到我家是重新學腔調。排灣族許多祭儀的經文極冗長又複雜,巫婆事先說好,每人分段誦念,她們完全靠記憶,卻從不出錯,真是利害!

 

外婆如果出外行巫,Muakai就做她的助手,替外婆揹巫術箱,到處實習觀察,準備祭葉的方法,以及所有關於女巫的禮規和禁忌。這樣過了六七個月,Muakai就被頭目立為巫婆。」

 

Muakai只學半年就可出師?難道排灣族女巫這樣容易養成?米羕趕緊解釋:「她和我們是不同家族,而她早就跟自己家族的巫婆學巫術。民國三十九年,舊古樓有部份家庭遷村到高見,Muakai的師父也因此搬離舊部落,她只好跟外婆學巫術。也因為她是畢業班的插班生,才能很快出師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最後的考驗

 

        誰能決定徒弟進昇女巫?米羕說:「有兩種情況,一是頭目需要巫婆;另一種是女巫師父,認為徒弟學滿可出師,問過神明後決定立新巫婆。」

 

百年前,排灣族女巫的巫術箱和祭祀用具,在她們過世後,歸還頭目家,因此新巫婆可繼承上一代巫婆的用具。Laelep目前用的祭祀小刀,就是承繼Lavari的。如今因沒有老的巫術箱和祭祀用具,所有的用具都要自己張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女巫學堂的畢業典禮就是「進昇女巫儀式」,也是女巫的畢業考,由師父主禮,頭目和族人都在旁監考。如果沒得到神明降下的記號,女巫徒弟立即被判出局。

 

儀式中最重要的是「昏厥禮」(ki ringats),被立的女巫會突然被神明附身而暈倒,這是記號之一。而在屋外有四個人,拿著苧蔴織的毯子,等待淺灰色的神珠從天而降,一般女巫多半出現兩顆珠子。據說Lavari在進昇女巫儀式中,上天賜給她三顆灰白色的珠子。

 

如果一直沒有出現神珠,代表神明拒絕昇立,儀式草草結束,徒弟就無法畢業。這種情況很少發生,在Bulavuwn一生,只看過一件。據說那位功虧一簣的女巫學徒,在幾十年以後,經另一位巫婆驅邪、淨身,最後還是升為巫婆。

 

從米羕母女的回憶,在女巫學堂的學習過程不僅辛苦,還不能保證畢業;巫婆老師更慘,幾年間提供弟子午餐,最後卻拿不到束脩。而排灣族的女巫傳統,就是靠著老女巫的使命感,因此不在乎能否拿到報酬,全心諄諄告誡;弟子則抱著孜孜不倦的學習態度,才能薪火相傳至今。只是四十年來,在基督宗教和漢化的雙重壓力下,排灣族女巫傳承,似乎走入歷史。(此文寫於2006年)

 

註:台東縣達仁鄉公所,於2007年舉辦「東排灣族傳統祭祀文化人才培育研習班」,課程結束後立了巫婆;後來屏東縣牡丹鄉似乎也辦過巫婆訓練班。這是巫婆養成教育的代化。

創作者介紹

愛織布的米羕

wang08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