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復初期,排灣族部落的婦女,幾乎人人會織布,只是會織最精美夾織的師傅,早在光復前陸續過世,排灣族的夾織技巧,才從此失去傳承。

排灣族美麗的夾織  

 

        古樓部落出身的米羕,祖母和曾祖母都是部落內的織布高手,但都在她出生之前就離世,有關部落織布的情景,一概不清楚,幸好她八十多高齡的老父、老母健在,請他們談織布往事,倒也能真實描繪六十多年前,部落婦女織布的情形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民國四十五年以前,古樓部落還在深山中,儘管族人大多數衣著的布料,可從平地採購。但是每家的被子、男子的長褲、小孩的背帶……仍以傳統的麻布為主。因此,當時每家都有水平背帶織布機,成年的女人都會織布,卻只限平織和斜紋織。

 

       至於喪巾和後敞褲所需的夾織,由於織布過程極複雜,除了非常聰明且有耐心的婦女,才能學會。這也是排灣族每個部落,僅一、二人會夾織的理由。古樓部落因戶數多,在一甲子前,擁有四位夾織高手,算是異數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夾織真的很難,因為必須很會平織和斜紋織,而在夾織之前,就要想好圖案,照創作的理念整經。排灣族的夾織,是以斜紋織為底,斜紋織需打三層,就很費功夫。而泰雅族的挑花,是建立在平織上,省事多了。夾織時,織者面對的是織布的背面,所以要數好經紗,隨時換上預定的色線。沒有恆心、細心和決心,頭腦又不夠靈活的女子,根本學不會夾織。人人都聞夾織而色變,畏難成為夾織沒落的首要殺手。

 

其次,拜師學夾織太花錢,由於難度高,老師教得辛苦,拜師費非常昂貴。學生除送老師從頭到腳的新衣、新帽、新鞋外,還要為老師蓋房子。比現今升大學保證班的學費還要貴,誰肯花那麼高的代價,學一種傷腦筋、花時間,又乏味的技能呢?

 

        很多人都認為原住民的織布技藝,因日本人禁止而沒落,許爸爸卻說:「日本人當初一直鼓勵女人學夾織,可是因著上面兩個緣故,竟沒人願意學,所以當部落會夾織的女人都死,這項技術就沒人會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米羕的祖母是跟誰學的?原來曾祖母也是夾織高手,媽媽把手藝傳給女兒,是天經地義的事。許家祖母一輩子只收了一個學生,是望嘉部落的女孩,可惜很短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從小在祖母和媽媽織布聲長大的許老爸,對織布的觀察比一般人要來得深刻。談起織布的禁忌,老人說:「男人不能碰麻紗,連看搓麻紗也不行,煮麻線的鍋不可跨過,也不能碰煮紗水,理由是打獵會獵不到動物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接著又說:「可是部落有個男人,就在碰了織具後,獵了一頭山豬,這要怎樣說?男人不可碰織具,但是織布工具都是男人做的,這又怎麼說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許家老爸的媽媽和祖母織的喪巾和後敞褲,如今由家族中嫡系的後代保存,其中那件後敞褲,原本是媽媽織給他,留作紀念的傳家寶,想來他對媽媽夾織的整個過程該很清楚。老人說:「底布的藏青色,是媽媽紡的宁麻線,再用一種樹的果實,先把果子打碎,再和小米桿燒的灰混合、攪拌,然後將麻線浸入,泡一至兩天即成為好看的藏青色。至於黃、紅、綠、黑等色,用的是毛線,我到另一個部落買來的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說到夾織的圖案,有頭目詮釋:「蛇形紋、是貴族徽號,菱形紋排灣族話叫(奇那哇幾散)意為仿籃子的紋路,而籃子則代表貴族,因為只有貴族才有東西可裝。至於方形也代表貴族的權勢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看了媽媽和祖母的夾織相片後,對那些說詞表示「沒聽過!」他只強調菱形紋是代表百步蛇的紋路,其他的圖案都是織者的自由創作。他說:「每個夾織師傅創作的作品風味完全不同,同一個人每次的作品也不一樣,愛織什麼花樣就織什麼。至於喪巾,平民和貴族用的花紋沒有限制,只是頭目的喪巾,在中間有兩條織紋。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 夾織一條後敞褲,媽媽花了多少時間?許老爹的答案卻是:「媽媽織布從不算時間,只在乎精緻與美麗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其實夾織可以做上衣、裙子,可是一般人偏重在喪巾和披肩上,因為在喪禮時,也是展示自家擁有織錦的好時光,所以許家老媽媽經常受部落頭目、貴族或親友的委託,為他們夾織喪巾。

它是喪巾,相信嗎?  

 

        以往排灣族的頭目,只要看上平民家的好東西,不客氣的掠奪而去,夾織的喪巾、後敞褲,頭目也會強取嗎?許老爸馬上搖頭,他說:「因為太難織了,頭目不敢強佔,都是請媽媽織。一般來說,部落人要向媽媽訂做喪巾,付費方法有三種,第一是拿錢買,當然價格非常貴;第二種是買主提供錢,請媽媽織,他只付工錢,(當然也不便宜);第三種是買主提供可織兩塊布的麻線,織完後媽媽和對方各取一塊,這種就不必付工資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很好奇當時一塊喪巾,到底有多貴?許老爸對這個問題只是搖頭,因為媽媽賣喪布都是偷偷賣,也只有賣掉幾塊,因為老人家覺得賣布是商業行為,很丟臉的。其次,費了很大的精力和時間,好不容易夾織的品,她也捨不得賣,這也是我們家族老布多的理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幾十年來,不少古董商覬覦許家珍藏的喪巾、後敞褲、披肩,提出令人心動的價格誘惑保管人。幸好許家人重視祖先的手澤,不忍它們流離在外,更不願出賣老奶奶的手澤,才成為排灣族群中,少數擁有百年老布的家族。(此文寫於2001年)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米羕 的頭像
米羕

愛織布的米羕

wang08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